恋爱钝感まるい

狮子色的花

*TR语c

*狮子王视角




金色的椿,是异邦的花。


远征途中顺便带回的树种,听说是非常名贵的品种,但自己仍是钝感于现世所谓以能小判衡量的价值,最初本就未抱着什么附庸风雅的心态,只是意在炫耀远征圆满归来。
说到底、比起名贵这种除了能够深切了解到『贵』之外意义不明的形容,实用美味有趣这样的干脆概括显然更加明了……がおう、显然,只有自己是那样认为的。
渡过了兴致最浓的时间,也就渐渐乏味了,除却内番时的顺带照料,多余的关注力,就完全转移到了其他的方向。

算不上喜欢喝茶,也并非通晓茶道的刃。虽说对涩与甘都不挑剔、当然,能够选择的话,当然是甜味更好,但对茶奉行的一口灌原则总会招来止不住的念叨。
はいはい…可以啦、说教什么的…茶是要慢慢品的,这种常识性的道理狮子王大人当然是知道的嘛、可是喉咙烧起来的时候,完全没办法放慢速度呀。
基于这种状况,从山伏那里得知当时取回的树种将开出椿花时,比起欣喜,倒是更想将尚未吐蕊的圆苞一个接一个悄悄地藏起来,嘘、嘘……看不到,喝不成,耳根也就清净了。


虽是这样想,也数次在树旁转悠着打算实施藏花计划,结果还是放任它自由生长了。
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呀,大概是远征归途帮忙背树苗而产生的奇妙联系,鵺似乎对那些圆滚饱满的花苞格外感兴趣,偶尔夜半梦醒,也会发现那家伙偷偷摸摸地爬到树桠上,自发干起守卫的工作。至于在嫩绿裹挟中意外发现的,与自己头发相似的、午后阳光洒下的碎金色…由于这个缘故,又多了有些心软也说不定。
嘛嘛、谁知道啊,这种事情。就算知道了,也不会说出来的。

初蕊的发现者,是鵺,清梦的扰乱者,还是它。使自己从安睡天堂堕入窒息地狱,从而被迫醒来,是鵺特有的技能。
托完全覆盖在脸上阻隔空气的软毛的福,每次清醒都很顺利。像以往那般,毫不犹豫地抬手抓起毛团子,玩闹性质地随手朝屋角方向甩去,再深深吸入几口空气使气息平顺,又裹着被子打了个卷儿,才慢吞吞地从被窝里钻出来。
鵺像邀功似的,或许还有些得意地甩了甩蓬松的大尾巴,慢悠悠地从屋角挪出来,顺着自己伸出的手臂绕到了脖子上的专属位置,小爪子不住地拍打肩膀。倚仗长久以来培养出的默契,纵使它不能言语,自己也已经猜到了它的目的。

蜜蜡雕成的碗状瓣摇摇晃晃地盛了一弧阳光,在弥生淅淅沥沥的催花雨中,悄无声息地绽开了。
原来、是这样的花呀。
在椿的分类中从未见过的,独有琥珀光泽的一种,温润却也夺目。纵使赐予最高赞誉也不为过,是的,是狮子色的花。
“那,就让狮子王大人为你赐名吧!就叫狮子花如何?欸…什么?不出声吗,那就是默认了!嘿嘿嘿…这可是莫大的荣耀喔,就感恩戴德的接受吧♪”


,

Make A Cake

*pot语c  

*2016live梗

*丸井文太视角


 

七月的苦夏,班级负责的盆栽在蒸腾作用下变得焉巴起来,即便是新叶叶片也泛皱低垂着,一副无精打采的姿态,俨然是自家王牌被真田君修理后的模样。

本该进行着午饭后的自由活动,享受着趴课桌或是单方面和仁王那家伙大吵大闹都不会被管束的时间,却被来自幸村君的意料外委托所终止。
啊啊、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呀。纵使从未将失败放入考虑可能中,早已把三连霸视为囊中之物,也不能忘掉赛前基础应援啊。


“应援蛋糕?OK,安心交给本天才吧! しくよろ♪ ”


制作一个海绵蛋糕,远比击溃一个比赛对手要来得容易,虽然二者于自己而言都尚存余裕,但抛弃所有操作指南的料理室,毫无疑问,是家政满点天才的主场。
况且,虽于自己而言,蓬软的奶油在四季都是绝佳的味蕾体验,但在味蕾钝感的酷夏,甜腻度过高的奶油显然不及强刺激感的冰砂动人。对本就不嗜甜的队友们来说,比起味觉盛宴,倒不如说是艰难的挑战吧。
比如某位尚未开工就撂了担子躲得远远的、还一边打着手势喊口号的王牌先生,还有摆出风林火山架势却举起了便携电风扇的副部长,又或者是将奶油一股脑倒上蛋糕胚后,毫无章法开抹的坏心
眼classmate…


能顺利完成吗,这个蛋糕。众人的力量叠加起来、已经要变成负值了吧…唔哇啊想,忧心感已经要满溢而出——开玩笑的哟,毕竟,制作蛋糕的决定因素,可是爱意喔!啊哈哈,真是够天才的说法。
带上赤色的烹饪帽,稍微调整角度,以免被压下的刘海遮挡视线,从烤箱中取出预先用定型烤制的小饼干,按幸村君提供的设计图整齐排列在奶油上,再用左手托稳裱花袋底部,右手捏紧上方以挤出整齐的堆花。装饰作用大于食用价值的巧克力彩针与霜糖总是最佳搭配组合,只需要无规则地撒在蛋糕表面即可,之后便是各色果酱与巧克力酱的天地,随心所欲将色彩缀于略显单调的白奶油上,在混合口味中也能缓解独属于奶油的腻感。
幸村君的『RIKKAI SPECIAL』落下巧克味的终笔,应援蛋糕的狂欢已进入最后流程,用指腹轻轻捏住『常胜立海大』的薄巧克力牌,而后将其插入松软的奶油雪层,这样,就算大功告成了。


“奇迹的蛋糕、将它命名为——RIKKAIスペツヤル!”